“飞地经济”的深圳样板:产业人口大量流入,3年后增两倍

王玉凤2019-04-10 09:07:03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

扫描二维码分享

??在产业的大量流入下,深圳东面的一片热土——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(下称“深汕合作区”)即将迎来人口大爆发。

??近日,深汕合作区提出,到2021年,城市人口达25万左右。这意味着,3年内人口至少增加2倍。

??这不是个小目标,但在当地多位观察人士看来,该目标并不难实现。深圳全面主导后,深汕合作区大开发、大建设进程加快,知名企业为抢得头啖汤,纷纷去当地布局。随之而去的是大量的产业人口。目前,这个势头还在持续。

??深汕合作区是深圳的一块飞地。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,全国其他飞地更多的是指产业园区,一般由输入地划出一块地,由输出的城市来主导,但是主导的通常只是产业布局和发展。但深汕合作区将成为一座宜居宜业宜游的滨海新城,而且从产业布局到社会治理等方方面面都由输出地深圳来主导。

??从这个意义上说,深汕合作区开辟了国内的先河。通过它的人口增长路径可以窥见其别具一格的发展模式,对于全国的其他飞地来说也具有借鉴意义。

??目标:三年人口将增2倍多

??深汕合作区位于粤港澳大湾区最东端,西接惠州,东连汕尾,距离深圳60公里,总面积468.3平方公里,下辖鹅埠、赤石、小漠、鲘门四镇。

??2011年2月11日,广东省委、省政府批复《深汕(尾)特别合作区基本框架方案》,正式成立合作区。深汕合作区地处珠三角经济圈和海峡西岸经济圈接合部,是珠三角通往粤东的桥头堡,以及深港向东拓展辐射的重要战略支点,也是产业转移的承接地。

??今年3月25日,深汕合作区发布了“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(2019~2021年)”,其中提出到2021年,城市人口达25万左右,常住人口实现全部城镇化。

??目前深汕合作区户籍人口为7.65万,实现上述目标,意味着合作区人口至少要增加2倍以上。

??这不是个小目标。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说:“人口的增长一定要有支撑。短时间内这么大数量的增长, 肯定需要外来人口的大量流入。当地可以搞房地产建设,吸引周边居民过去买房,以改善居住条件,但这个占比不会很高,最主要的还是靠就业的吸引力。就业人口的容纳量要看当地投资的体量和企业的数量。”

??他补充道:“3年时间虽然很短,但是如果有大量的企业转移过去,就会带去大量的就业人群。”

??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认为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上述人口增长的目标完全有可能实现。他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:“三年以后人口增加到25万,平均每年大约要增长6万人口,实现起来问题不大。因为现在合作区无论是在投资规模、基础设施建设上,还是在产业的导入上,体量都非常大,而且未来几年会越来越大,大量的产业人口会涌入。”

??这种快速的发展要追溯到四五年前。2015年7月,广东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深汕合作区管理服务规定》,合作区的运作有了“基本法”。此后,深汕合作区的发展按下了“快进键”。

??进入2016年后,深汕合作区内各项建设进程步伐更是加快。企业闻风而动,迅速布局。2016年10月27日,深汕合作区正式为Tencent数码(广东深汕特别合作区)有限企业核发营业执照,该企业成为第一家正式迁入深汕合作区的外资企业。

??2017年以后,深汕合作区很少举办专门的投资环境推介会,但仍有大量企业密集奔赴当地考察,寻求合作空间。

??记者梳理发现,目前已经签约合作的企业名单中大腕云集,并且大多是深圳企业,比如:HUAWEI、华润、Tencent、深业集团、深圳特区建发集团、深圳振业集团、深圳赛格、深圳天健、盐田港、中交城投、中城建、中广核和恒大等。

??投产的项目数量有望激增

??深汕合作区一位接近官方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先容,合作区没有主动去举办招商引资推介会,企业仍然纷至沓来。“今年从开年后到现在,不过短短两个月,已经签约了好几个大项目。”

??他表示:“去年十几个项目投产了,今年投产的项目数量预计会翻倍。因为很多项目已经在试投产,比如说机器和设备进来了,人员也到位了,只是消防验收等流程还没走完。”

??目前,深汕合作区的企业在招工上存在难度,但问题不太大。上述人士先容,因为本地人口少,所以普工不好招,企业大多是从深圳带过去。为了鼓励普工,企业会开出更高的工资和提供更好的住宿条件。“很多都是从内地来的外来务工人员,在哪里就业其实差不多,关键看待遇,所以也算不上难招。”

??相对而言,难招的是高端人才。深汕合作区处在开发初期,与周边大城市相比,生活和工作等各种条件都有比较大的距离。入驻深汕合作区的企业为了招揽高端人才,可谓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

??上述人士先容,有些企业是从深圳总部直接带人过去,有些和机器人、人工智能等领域研究能力强的高校签署协议,在校园内成立研究院,硕士生、博士生毕业后就去深汕合作区工作。

??第一财经记者也注意到,最近一年来,由于深汕合作区内部分企业,比如建筑类,需要的高端技术人员数量庞大,总部调人已经满足不了,只能从外面招人补充。合作区也开始牵头,带领企业奔赴深圳招人。

??飞地要飞起来,关键在管理模式

??深汕合作区可谓深圳经济的一块“飞地”。“飞地经济”,是指不同行政地区打破地域管辖限制,“飞出地”一方将产业项目安置到行政上互不隶属的“飞入地”园区内,通过约定利益分享机制实现互利共赢。

??“飞地经济”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。它曾被各方寄予美好的希望,但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在过去十多年的探索中,全国各地合作建立了众多的飞地园区,虽然大小不一,模式多样,发展路径也不尽相同,却鲜有“飞地”真正飞起来。

??宋丁说:“深汕合作区这块深圳的飞地,原来发展得也慢,但是后来管理权交给深圳,由深圳单一管理后,才出现了目前快速发展的势头。如果按照以往的管理模式,或者像其他城市一样在城市边界拿块地,两地政府同时来管理,效果可能就不会太好,因为齐抓共管其实是没人管。”

??2018年12月16日,深汕合作区正式举行揭牌仪式,这是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后的标志性事件。同时也意味着,合作区将不再由深圳、汕尾两市共管,而是转由深圳全面主导。

??宋丁说,发展飞地经济核心的问题是管理模式的改变。以往的飞地,或者几个城市共同参与开发的项目,容易出现两者都不管,或者有利益互相抢。深圳这种模式可以为全国飞地提供一种借鉴。

??他认为,把管理权完全交到发展更强的一方之手,对于强化管理效率,增强比较强的一方的投资力度,促进飞地发展,意义重大。现在对于深汕合作区来说,关键是要做好深汕之间未来的利益平衡,因为地还是汕尾的,这样会有利于飞地的管理。

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企业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
专 题
返回顶部
扫描二维码分享
返回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